度过了饱受折磨的几天后,伊凡勉强适应了含着一片草叶的日常生活,除了刷牙和吃饭的时候纠结了一点,其他的时候都和正常没什么两样。

叮,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您的变形咒熟练度有些提升,变形咒4级(1599/1600)

读完了麦格教授赠与的修习笔记,伊凡顺利的听到了熟练度增加的提示音。

看到还有一点熟练度,变形术就能够达到五级,伊凡越发的努力了起来,然而接下来好几个小时都在没见到熟练度提高,

伊凡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到了一个新的瓶颈…

“伊凡,一起去看看魁地奇训练吗?哈利说今天是这学期的第一场训练。”正要出门的罗恩开口询问道。

伊凡想了会,好像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其他紧急的事情,便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而且他要是记得没错的话,在上学期毕业结算时,参与魁地奇比赛并取胜也会获得学绩点的奖励。

离开寝室之前,伊凡突然想到了什么,拿出一个魔杖丢给了罗恩。

“罗恩,你的魔杖我已经修好了。”

罗恩一把接住,再看魔杖的时候,中间已经被彻底修复了,和原来的一模一样。

罗恩试着在半空中挥动了两下,一道魔力光束击打在地下,又炸成火花,感觉顺畅无比。

阳光下欢笑少女美目流盼趁着夕阳无限美好图片

“天呐,这简直太棒了。”罗恩高兴的开口说道,这代表着他回家的时候不用再被骂一顿了。

之前将魔杖交给伊凡的时候,罗恩就没指望着对方能够修好,没想到伊凡给了他一个惊喜,而且他似乎感觉这魔杖比原来的都要好…

罗恩疑惑的看着伊凡,好奇的询问了一句。

“你对我的魔杖做了什么?我刚才释放的魔咒好像比原来厉害了一点。”

“只是简单的强化了一下而已。”伊凡心虚的说了句。

好不容易有个研究素材,伊凡当然不可能浪费,所以在这几天空余的时间里,罗恩的魔杖已经被他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好久,还拿去进行了各种实验。

比如说试着在魔杖的内部构建一个强化魔文回路,让持有者每次使用魔法都能得到增幅,结果输入魔力后,魔杖差点当场爆炸…

最后经过大量改良,成果不能说成功,但也不算是完失败,因为他还是将强化魔文回路给完成了,就是带来的增幅微乎其微。

也就罗恩的实力太弱,才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释放的魔法的威力被增强了一些。

显然实验还需要更多的素材…

想到这里,伊凡就有些郁闷,魔杖的售价其实并不高,但奥利凡德魔杖店不会轻易的出售大批的魔杖,很难得到足够多的试验品。

罗恩不清楚这些,握着自己的魔杖高兴不已,他觉得自己在这学期变形术课和魔咒课的考试上,肯定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两人一路走到魁地奇的训练场地,半途正好遇到了打算回休息室的赫敏,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一起去看哈利的训练。

到了魁地奇的练习场地,伊凡才发现这两帮人正在场地上对峙着,除了哈利所在的格兰芬多队之外,还有穿着一身绿袍的斯莱特林们。

“这里怎么了?哈利你不是说轮到格兰芬多队包了球场吗?他们怎么会在这?”罗恩环视了一圈,很是奇怪的说道。

斯莱特林的队长马库斯·弗林特向前一步站了出来,拍了拍身旁马尔福的肩膀,对着众人说道。

“那是因为我们有了一个新的找球手,斯内普教授特批我们今天可以在球场训练一下。”

“而且我爸爸给斯莱特林队购买了新的扫把,总是要熟练一下的…”马尔福阴阳怪调的说道。

斯莱特林的队员们也都是笑着,向着对面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新扫帚,足足七把光轮2001!

土豪的光芒简直闪瞎了众人的眼睛…

即便是伊凡也不得不承认马尔福家是真的有钱,光轮2001可是上个月刚出来的最新光轮系列,贵的惊人。

七把一起买少说也要上千加隆,而这些花销不过是让马尔福能够顺利的加入球队而已。

伊凡不禁的感受到了自己的贫穷,要知道自己家一个月也赚不到一千加隆,这还是在他弄出了这么多畅销商品的情况下。

连伊凡都如此,就更别提格兰芬多的队员们了,他们无比清楚七把最新的扫帚能给斯莱特林队增加多大的胜率。

他们手里的老式的横扫系列扫帚,跑的还没有人家一半快呢?这还怎么打?

马尔福笑的很是开心,不停的晃悠着自己手上的光轮2001,嘲讽的看着对面清一色的横扫五星,也就哈利手上的光轮2000能够入眼,但那也是去年的老款式了。

“至少我们格兰芬多队都是凭实力进来的,而不是需要花钱买才能入队!”见到马尔福得意洋洋的笑容,赫敏不禁的出言讽刺道。

被戳到痛处的马尔福脸色一黑,阴沉着一张脸。“没人问你,你这个臭烘烘的小泥巴种!”

“你怎么敢这么说?!”格兰芬多队的艾丽娅惊愕的看着马尔福,尖叫道。

罗恩气愤的想要上去揍马尔福,却被伍德给拉了回来,乔治和弗雷德撸了撸袖子,其余的队员们也都纷纷流露出了愤怒之色…

马尔福一时间有些害怕,但他作为斯莱特林队的金主,队长马库斯就算对他再不满,也还是选择将他给护在了身后。

其余斯莱特林们也都掏出了魔杖,和格兰芬多的队员们对峙着…

赫敏一头雾水,她隐约能猜到马尔福说了一句很难听的话,但却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顿时奇怪的看向伊凡。

“麻瓜种是一种很恶劣的形容词,是部分纯血出身的巫师对麻瓜巫师的蔑称。”伊凡皱着眉头解释道。

他和赫敏一样,思想上都不是纯种巫师,对麻瓜种这个词其实不太感冒,但马尔福近乎歧视的言论,他也不可能当做没听见。

被人保护起来的马尔福得意洋洋的躲在后面,似乎还打算再说上几句。

就在这里,伊凡毫无征兆的动手了,挥舞着魔杖,指向马尔福。

“倒挂金钟!”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