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王朝没有人不畏惧天机阁。”

“我们可以不怕某些山间宗门,可以得罪一些,可以无视一些,甚至可以攻打一些,但天机阁不行,”大黎的皇帝望着城中那座高高的阁楼,

“万年来,天机阁就像是我们这些王朝的诅咒,它安然坐在中州那座璇玑山上,让我们生,我们就生,让我们死,我们就死。”风卷起尘土,有一缕花香从远处飘来,大黎皇帝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即使初入夏,他也感到了一丝冷意,

“魏家出现后就更是如此,数年前,魏浓妆在南岭的翻手覆雨着实让我们这些王朝都吃了一惊,雄才大略,这词语放到她身上也是极恰当的……”

“没有人不害怕啊,”他轻声说着,

“俗世里有句话叫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而对于我们这些俗世王朝来说,这酣睡于侧的不是人、不是虎、而是一条可吞天地的真龙。”苏启皱起眉头,

“天机阁这些年,倒也没有对你们干涉很多吧?”

“那只是你们不清楚罢了,”大黎皇帝指着西城,

“那里有座小楼,住着天机阁的几位客卿,任何大黎王朝的决策,只要是事涉天机阁和修士的,他们都会插上一脚,而我宫内,甚至专门有一位小官,是负责将这些政令送往那小楼的,除此之外,从十一年前开始,天机阁就要求我们这些世间宗门,每年上缴一成的税赋。”

“你可听说过,这人间王朝该给山中门派供奉的?”大黎皇帝冷哼一声,

“但除了西漠那群和尚的地盘外,有人敢不给吗?”苏启默然无语。倒是於菟起了兴趣,

“那你们就不反抗?天机阁还能出手攻打你们不成?”大黎皇帝摇摇头,

清纯白皙邻家小妹户外长裙甜美可爱写真

“那倒不会,天机阁虽有两位天元境修士坐镇,且门下客卿极多,但是从不亲自对外出手,事实上,他们也完不需要,只要说句话就可以了。”苏启叹息一声,说道,

“两千年前,天机阁的阁主说武朝的皇帝失德,三日后,武朝的大将以皇室失德为名,起兵造反,一路入京,无人敢阻拦,仅仅十日,武朝就换了一个皇帝。”

“原来峰主也知晓此事。”大黎皇帝有些意外。

“书上看过。”苏启扭过头,

“既如此,您为何还将子弟送入我这个被天机阁关注的人手里?”

“因为他们虽然霸道,但眼光历来很好,看人极准,他们看重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天赋卓绝的,你们剑门那位剑仙第二就是如此,”大黎皇帝大笑了起来,片刻后捂住胸口,轻咳了两下,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天机阁对俗世的影响力没有任何宗门可以相比,但对山间门派,却远没有那么大的威慑力,所以将子弟送入山间门派,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大黎皇帝又眨眨眼睛,

“不说此事了,峰主来我骊都是为了取东西吧?”

“嗯,十四王爷说在王府留了件东西给我。”大黎皇帝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木盒,黄澄澄,上面有着淡紫色的花纹,做工极精良,他将其放在桌上,轻轻推到苏启面前。

“我已经将它取来了,这里是一张剑仙的手帖。”

“手帖?”苏启有点惊讶,剑仙留下的遗物里,大多是画作,手帖少之又少。

“嗯,很特殊的一张手帖,本是皇室珍藏,在皇宫禁地里保存了上千年了,”大黎皇帝看向木盒的眼里有一丝难名的意味,

“几年前,我将其赐给了姜睿,希望他借此感悟些剑仙的气韵,但没想到他打算把这东西送给你,按照大黎皇室的律法,他是没有资格下个这个决定的。”苏启接过木盒,上面刻着一个小小的阵法,用来将木盒封死,这是一种用来保存宝物的常见手段,只要注入灵气便可解除了。

“若想带走它,需要我做什么?”苏启瞥了一眼大黎皇帝,听懂了他话中的含义。

“只是想拜托峰主一件事。”大黎皇帝站起身,他的身体佝偻着,瘦瘦小小,他看着苏启的双眼里有着难掩的渴望,

“求峰主照顾好姜骊。”

“姜骊?”苏启愣了一下。

“嗯,她是我的女儿,”大黎皇帝低下了头,眼眸微垂,

“对我来说,她如人世间的珍宝。”苏启愕然,半晌后轻轻点头,

“她已入我剑门,我是她小师叔,自当庇护门下弟子。”

“若剑门有一日失守,峰主该当如何?”苏启扬起眉毛,

“陛下对这战事如此悲观?”

“此次妖族势大,与这七千年来任何一场战事都不同,”大黎皇帝握住栏杆,语气怅然,

“大黎的满年岁的子弟,都已经上战场了,这样打下去,两族谁胜谁负我不知道,但大黎一定千疮百孔,而灵墟四派与大黎不过咫尺之隔,峰主真的认为,灵墟四派可以在妖族的进攻下岿然不动吗?”

“天机阁会开阁的。”

“当然,”大黎皇帝点点头,

“即使我再厌恶天机阁,但也不得不承认,天机阁在这万年来,一直充当着人族救世主的角色,若天机阁开阁,统帅天下诸派,战事会好上很多,但峰主有没有想过一点,天机阁为何还迟迟不开阁?”苏启迟疑了一下,

“据说阁主在闭关。”

“道缺、道余闭关了,那白云道人呢?他为何不出来说句话?”大黎皇帝看着苏启,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阴霾。

“陛下您……”

“天机阁怕是另有打算啊,在他们的谋划里,我大黎王朝并不重要,若是可以达成目的,恐怕你剑门也是可以舍弃的,所以自始至终,我和姜睿并不是把骊儿托付给了剑门,而只是托付给了你。”苏启怔怔地看着大黎皇帝,他已年迈体衰,灵海境的他在岁月的雕琢下已然朽去,但他的眼睛依然明亮。

一种难言的感觉在苏启心头浮起。他点了点头,认真说道,

“即使是剑门失守,我也会保护她。”

“多谢峰主。”大黎皇帝躬身行礼。苏启坦然受之。而於菟左看右看,突然出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