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热闹闹的吃过了酒席,还有一大堆的礼仪,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到来了,还没进村里就已经听得见了。

沿途还有不少村子的人跟着来看热闹,大家伙儿心里都好奇呢,这到底是哪一户人家嫁女儿,竟然如此气派。

乡下地方的姑娘,有几个成亲的时候是体面的?就是那日子过得不错的,才有能耐把该有的都给准备齐了,有些姑娘出嫁的时候也就带两条被子去婆家,甚至连个吹吹打打的队伍都没有,骑着骡子自己就去了。

宋家当然是不必说,宋云轩是宋耀唯一的儿子,那排场能小了吗?就算是想要低调也不可能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啊。

赵庭虽然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可他在府城也混了好几年了,钱也攒下了一些,自己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他又看重梦珠,当然是费尽了心思来娶她,体面是一定要给的。

两家又一起迎亲,那合在一起,排场当然不小,也怨不得沿途看见的人会觉得好奇了。

林家这边已经准备妥当,等宋,赵两家迎亲的队伍上门,立马把门关上,迎亲的规矩还是要有的,哪能开着门迎接他们进去。

要是新郎官不拿出点诚意来,娘家人又怎么放心把闺女交给他们啊?

宋云轩和赵庭都是读书人,堵门吟诗作对什么的都是难不倒他们的,宋家财力不必说,要多少红包就能给多少。

林家顾虑着赵家,先前就已经跟宋家打好了招呼,还是不要做得太过了,两家一起迎亲,赵家是比不上宋家的,要是闹得太过了,只怕赵家没有面子。

姜氏也是明白这些道理的,所以处处都安排得妥当,和赵家一起迎亲倒没有出什么乱子。

林家也是为了梦珠考虑,在迎亲当日让赵家没脸,她嫁过去了,以后又有什么好日子过吗?

风光明媚马尾格子衬衫女孩人像摄影

再说了,这排场已经够足了,实在是没有必要闹得太大。

这两个文人来迎亲,一般的法子都是堵不住他们的,不管怎么样都能应对。

思瑶原先就说过,宋云轩让她姐姐记挂了这么多年,不声不响的,直接就让人上门来提亲,虽然是定下了亲事,可这口气她还没出呢,这么几年了,今日才终于见到了他。

当时她就说了,迎亲的时候定要好好为难他一番。

思其让人把赵庭给放进去了,却把宋云轩关在外面,又狠狠地为难了他好久。

宋云轩当然知道思其的性子,这是护着她姐姐呢,也不恼,思其出什么招他都接着,思其还让天阔帮忙为难他。

不得不说,天阔上阵之后宋云轩明显更加吃力了,费了好大的功夫,额头都出汗了,媒婆又在旁边帮着说好话,思其这才答应把他给放进去了。

到了里面还有一道门呢,要进新娘子的屋子那可不容易,热热闹闹地闹了好一阵,两位新郎终于见到了新娘,盖上红盖头,去上房跟长辈磕头行礼,规矩部走完,姑娘就要出门子了。

忙活了这么些天,两个丫头就要出嫁了,刘氏和宣氏对视一眼,皆是舍不得,妯娌两人一起哭了出来。

秀容在一旁看着,也不劝她们,哪里是劝得住的啊,养了这么些年的宝贝丫头,这就嫁给别人了。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也不知道这肚子里怀的是个儿子还是个姑娘,要是个姑娘,以后她也要经历这一遭的。

虽说还有好多好多年呢,可现在看到她们这样,她就已经感同身受了。

谁能舍得啊?那可是在心上挖了一块肉走呢。

子松年纪还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爹娘看起来都很难受,姐姐又要走了,他立马就哭了起来,又跑去拉着梦珠的手,不让她走。

这小家伙可把大家逗得捧腹大笑,刘氏也不哭了,赶紧抱着他,又跟他讲姐姐这是要出嫁了,这是大喜事。

小孩子哪里懂什么喜事啊,见刘氏笑了,他也高兴起来,吴氏又在一旁教他说了吉祥话,大家听着更是高兴了。

梦珠盖着红盖头,见弟弟这么舍不得她,又难受了一阵,不过这会儿掉了眼泪也没人能看见了。

繁琐复杂的仪式结束,两个新娘子的分别上了花轿,这就要被接离娘家了。

等花轿离地,吹吹打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新娘子被抬走,娘家人赶紧端了一盆水往外面泼,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一盆水落地,以后姑娘可就不是自己家的了。

林长源和林长富各泼了一盆水,刘氏和宣氏看着那水溅在自家门口,眼泪止不住的流,养了这么多年的姑娘,就这么嫁给别人了,以后虽然是还要叫她们娘,可是一年又能听见几回呀?想想过去,虽说在一起相处了二十来年,可就像是弹指一挥间,姑娘一瞬间就长大了,就嫁人了,再过不了多久,就自己当娘了。

她们妯娌两人在同一日体会了相同的感情,这以后关系只会更加亲密了。

林长富和林长源当然也很舍不得,可是男子汉大丈夫,又哪里能轻易掉眼泪啊,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这会儿不禁羡慕起女人来,舍不得闺女就能大哭一场,别人看见了也能理解她们,大男人就抹不开那个脸,只能是憋着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都只能是背过身去,不让别人看见。

等那吹吹打打的声音远了,宣氏和刘氏哭得更加厉害了,思其心里也难过,赶紧去安慰宣氏,宣氏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其儿,好在你还在娘身边,娘可想把你多留几年,别嫁人了,一直陪着娘才好。”

思其被她抱着,也哭了,点着头说,“娘,我一直陪着您,您别哭了。”

朱氏和王氏对视一眼,婆媳两个哭笑不得,昨日还在商量呢,是不是来林家谈谈两个孩子的亲事,该定下就定下,这会儿宣氏就说不让思其早早的出嫁,要多留几年,她们现在是提还是不提呢?

罢了罢了,宣氏才嫁了女儿,自然是难过,这会儿当然是舍不得闺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