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东海娇娘谁也不愿弱了气势,唇枪舌剑,竟然已开始商讨起来用什么法子生出高下,眼下情形只怕是怄气多些了。

李落劝解了几句,谁也不听,反倒责怪李落帮对方说话。

李落甚觉窘迫,叹了一口气正欲走开,突然一个壮汉拨开围观的人群大步走了进来。

看着李落大声说道:“琮馥夸你武勇非凡,能入海屠龙,我看都是屁话,来来来,你和我试上几招,瞧瞧你这个大甘王爷到底有什么能耐。”正是骅兜罕章。

“罕章,这里还轮不到你邀战,要想动手,先和姑奶奶过上几招再说。”琮馥抢先喝道。

“就是,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鸠彩儿皱了皱精巧的鼻子说道。

罕章哈哈大笑道:“琮馥,你是怕他丢丑么,扶琮的刺背龙鱼,飞鲸的水妖儿,你们两个莫急,等我试试他值不值得你们两个争抢。

咱们东海重英雄豪杰,他要是真有本事你们两个再抢不迟,如果只是个草包,还要我们东海两个美人儿争来抢去,岂不是让别人笑掉大牙,你们说是不是?”

最后一句却是向着围观的东海岛民扬声问话,话音一落,应合声此起彼伏。

罕章父子对李落极不客气,不过在东海甚有声望,一语既出,虽算不得一呼百应也差不了多少了。

李落神情如故,这场争斗只怕是避不过了。

李落轻轻扫了周围诸人一眼,和旁观起哄的众人不同,三岛十盟的领袖人物皆都仔细留神李落如何应对,眼中神色明暗变幻,各自盘算。

超萌米奇少女可爱清新高清写真图片

李落轻吐了一口气,道:“既然罕公子有意,那我……”

话还没有说完,罕章伸出蒲扇大小的手掌拍了过来,狂吼道:“说战就战,哪来这么多废话!”

李落眉头一皱,身躯不动,脚下一滑,移出三尺避开罕章双掌,淡淡说道:“罕公子一定要分出胜负?”

“出手都出手了,还能退场不成,也好让大伙瞧瞧你这个琮馥口中的人物到底是个英雄还是个脓包。”

罕章大声呼喝,手下没有半分停歇,拳风呼啸,不离李落周身要害,只怕不单是分胜负,还要让李落丢尽面子。

李落似是闲庭信步一般游走在罕章拳风之间,进退如过眼云烟,不沾片尘。

罕章拳劲狠烈,但拳法只算是寻常,比起大甘宫中九卫的掌空和尚实有天渊之别。

李落见招拆招,守多攻少,不欲与罕章硬碰。

不过李落也瞧出罕章拳劲中另有后招暗藏,没有施出力,单说力道尚还不及武塔,似乎是刻意显露给在场旁人看的。

湖边沙软,罕章奔行间带起阵阵飞沙,反观李落,脚下轻灵如无物,竟然没有印上一只脚印。

李落一边接招,一边留意旁观众人的神色,施展如此骇人听闻的轻功原是想罕章知难而退。

没料到罕章久战无功,激起了心中怒火,招招抢攻,只想分出胜负,没有留意到李落脚下。

不过场外已有数人看出异状,神情微变,露出惊讶神色。

琮馥和鸠彩儿早已忘了方才的争吵,并肩站在一起替李落娇呼助威,余下旁人多是替罕章喝彩。

平常的一场争斗,不知何时起竟变成了东海与大甘的颜面之争。

李落淡泊如水,不为外物所扰,心念电转,思量如何能不着痕迹的迫退罕章。

环目四顾,汐荛祭崆寞离鼬突然睁开双眸,望向李落,异生双瞳蓦然亮出一阵妖异的神采,似是一个漩涡一般将李落的心神吸了过去。

李落一时不查,内力流转便即一顿,身法破绽立刻显现,罕章虎吼一声,一把抓住李落肩头。

交手已经过了三十招,罕章还是首次碰到李落衣衫,心中大喜,手下发力,牢牢锁住李落。

李落一滞间身形被罕章所控,冰心诀急转,破开汐荛祭崆的妖异功法,力贯肩头,护住要穴。

异变突起,场外众人见罕章占了上风,除了琮馥和鸠彩儿外尽都大声喝彩。

鸠彩儿犹显紧张,琮馥见识过李落当日入海的神勇,虽有些焦急,倒也还镇静,拍了拍鸠彩儿抓住自己手臂的玉手,示意无碍。

罕章左腿横扫,李落提气纵身一避,罕章嘿了一声,借机将李落举了起来,一手抓住李落肩头,另一只手锁住盆骨,扬声怒吼,状若天神。

此战似乎已将终局,东海诸民大声叫好,不经意间流露出些微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李落探手扶住罕章扣在腰间的左手,波澜不惊的低头看着罕章,目光清冷,若是熟悉李落的牧天狼将士定能知晓李落已动了杀意。

罕章抬头看了李落一眼,正要出言嘲笑,突然见李落清幽淡漠的眼神,心中一沉,还不及说出话来,便察觉两股森寒的内力沿着手臂攻了过来,直迫向心腹死穴。

罕章脸色微变,双掌加力,不过扣住李落的肉身处坚硬如石,更有刺骨生痛的寒意。

罕章大惊失色,不敢再擒着李落,大吼一声,将李落抛向一堆篝火。

惊呼声骤然响起,数人已扬声喝止,倘若李落落个灰头土脸,大甘与东海怕是再难有回旋余地。

李落直直向篝火堆撞了过去,寒邪急忙抓起一张木桌扔了出去,欲砸开李落。

半空中,李落身形猛然一震,神乎其技的上升三尺,让开木桌,凭空一个旋身,稳稳站在篝火上一根长出寸许的木杆。

火势很大,眼见就要点着李落衣衫,琮馥疾声喊道:“快下来。”

李落置若罔闻,身形动也不动。

火势向上一涨,不等东海诸人回过神来,倏然倒卷而下,竟是自上而下的烧了起来,火苗由高及低,反向攀爬在木柴上。

李落静静看着罕章,平声说道:“好功夫,大甘李落,请教阁下高招。”

说罢右手一张,落在火堆数尺外被寒邪抛出的木桌急速一颤,倒飞了回来,李落右手一拂,木桌归于原地。

李落望向寒邪,颔首一礼,和声说道:“多谢寒盟主援手之情,罕公子,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