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想要顺藤摸瓜,借着为林万银救助诊病,还真的于暗中查出了一些端倪来。回到家休息了一夜后,木青冥对母亲说起此事,木罗氏闻言后则提醒儿子注意,长生道的行事习惯,目的绝不可能那么单一。引出来木罗氏为赵良分析案情,随之墨寒和木青冥一起,随着赵良去了警厅,细查之下发现一切都与木罗氏所言一样。再查之后,三人在地下拘押室中找寻一番后,发现了一条暗道。

木家小院沉浸在昆明春天暖和明媚的阳光沐浴下,院中的锁龙人们已经吃饱喝足,开始各司其职。扫院子的扫院子,洗涮碗盘的也开始了洗涮碗盘。还有一人,提着菜篮子出门采购去了。

明亮的堂屋之中,木罗氏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了赵良,但却也早就知道赵良的存在。早在妙绝还在世时,木青冥在昆明的一举一动都就由妙绝密报给了木山巙和木罗氏。

当然,与赵良合作并且告知赵良锁龙人的一些事的这类事情,妙绝也未曾对主人木山巙和主母木罗氏隐瞒。

当下木罗氏一眼看穿了赵良心中惊愕紧张和强烈的正义感后,也没打算瞒着赵良什么,只是在赵良惊疑从眼中一闪而逝,脸上的焦急也被惊疑之色取而代随之时,起身对她毕恭毕敬的作揖行礼,文绉绉地道:“还请伯母不吝赐教。”之后,木罗氏不加迟疑地再次开口,悠悠道:“赵探长高居庙堂之上,可能对江湖异人有所不知。你的两个手下昨夜忽然间就疯癫了起来,痴笑之间手舞足蹈不停,直到半晌后才恢复正常,然后把你给救醒了;这点只可能是中了可以让人疯癫的瘟术,说得简单一点,让他们忽然疯癫起来的是一个瘟人,因为只有瘟人才会瘟术。”。

接着面露和蔼的木罗氏,摆摆手示意站着的赵良坐下后,继而说到:“这就好比只会打铁的可做不出锦衣华服,而会缝制衣服的可打不了铁。”。

坐在了木罗氏对面,背对着正堂大门,挡住门外撒入正堂里的大片阳光的赵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虽然木罗氏说得通俗易懂,但是他对奇人异士很不了解,因此也只是听了个半懂。

“而瘟人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因为他或许还不敢杀官府的人,二来是因为瘟人虽然擅长瘟术,但长期与瘟术为伴,他们的身体早已是虚弱不堪,不仅仅练不了武,力气还不可能很大,可以说他们就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所以你和你的手下才幸免一死。”话说到此,明明沉浸在阳光照射下的赵良不由得浑身一抖,而木罗氏顿了一顿,又正色道:“由此我们可以肯定一点,把你的两位手下弄得一时疯癫的人,和潜入你办公之处的地下拘押室中,把其中的囚犯一刀斩下头颅的人不是同一个。”。

语毕,木罗氏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赵良闻言只是细细一想,就是双眼一亮。

对啊,按刘洋一夜验尸的结果来看,这赵家夫妇的死因可都是一刀致命的。而且是一刀一个,两刀就将两名死者的头颅给斩了下来的。

可见凶手出手干净利落得很啊。

出国美女 超清纯街拍鸽子围绕

而且用刘洋的话来说,这两具死尸身上的伤口平整,绝对是只用了一刀就让死者身首异处的。用刘洋的话来说,凶手不但刀法出神入化,而且还天生力大无穷。

毕竟人的脖子上是有颈骨的,凶手若是手劲太小,不可能一刀就把他们头从脖颈上分离下来的。

想到此,赵良沉思之余对木罗氏的钦佩又突生了几分。

“所以警厅里的内鬼不止一个啊。”就在赵良沉思得入神之时,木青冥忽地悠悠感叹到。

他这一句感叹,立刻得到了木罗氏和墨寒的点头认同。

“墨寒和青冥,既然你们都帮了官府这么多次了,也就不妨再多帮他们一次,去现场看看吧。虽说那个叫李瑾的内鬼,以及救他的瘟人跑了,但是另一个内鬼可还没动呢。”随之,木罗氏若有所思地道:“我想那些长生道的邪人们定然是想着,既然李瑾已经暴露了,就用他的逃走来引开你们的注意力,使得另一个蛰伏着的内鬼更是安。如果我是长生道,我定然也是会这么做的。”。

“是。”木青冥一答,抬起了自己的碗来,昂头把剩下豆浆一饮而尽。

“记住,如果发现这个内鬼不可以再打草惊蛇,只能暗中盯着。我有种不详的预感,你们一旦打草惊蛇了,必然将不会再有把长生道一网打尽的机会。”就在儿子起身之时,木罗氏又缓缓开口叮嘱到。

木青冥把头一点,道了句:“知道了。”后,大步走到堂屋外,对在扫地的妙天嘀咕了几句什么后,才叫上墨寒跟上了给木罗氏告辞后的赵良,往木家小院外走去。

他们方才离去,木罗氏立刻转头看向身边的妙雨,脸色铁青着轻声叮嘱道:“忙了几天差点把此事忘了;你立马告诉老爷,他的好母亲出卖了少爷。”。

语毕之后,已是面有愠色的木罗氏渐渐攥紧的双拳手背上已是青筋暴起,接着又嘀咕道:“我的好婆婆,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令堂还真是厉害,未到现场只是听我这么一说,就看出了其中一处问题。”站到了地下拘押室中,曾经关押着赵家夫妇的牢门前后,赵良还在不由得夸张着木罗氏。

关押室中的血腥味还未散去,夹杂着地下潮湿的霉味,组成了一道难以形容的怪味。

木青冥站到敞开的牢门前,看着牢中如破散之墨的凝固血迹,也不过两道而已。其中一道挥洒在了墙上,由下至上在墙上泼洒成了一道月牙形。

而另一道血迹则在靠近牢门边的地上,喷洒出来的形状则是相继了一个圆圈。

木青冥常年以邪人斗争的经验,一眼就能从这两道血迹中看出当时的两人是怎么死的。

一幅其中一人靠近墙边而立,而另一人靠近牢门,凶手忽然而至,先横砍一刀把门边此人人头斩下,死者头落地前身体还屹立不倒的画面,浮现在木青冥的脑海之中。

此人头落的一瞬,脖上血涌如喷泉般,所以这靠近门边的血迹才会地上形成一道似圆形的图案。

再次举目看向墙壁上的那道骇目惊心的血迹,另一幅凶手在杀了门边之人后,快速掠了过去,手中长刀由上至下微微徐斜向上一砍,有如抽刀动作一般把在墙前之人人头斩下的画面,再次浮现在木青冥的脑海之中;这才在墙上留下了一道由上至下,似月牙的血迹。血点连续而又密集,正是凶手挥刀时由长刀刃和刀尖带起的血珠,随着长刀挥舞而出的轨迹甩到了墙上而形成的。

正是因此,也擅长使刀的木青冥才料到对方用的武器是刀。

若是斧銊等物的刃部短而厚实,血迹绝不可能扬的如此之细长。

且木青冥立马就料定,凶手不是汉人中土的异术武功;当下他转过身来,对赵良问到:“此地的其他关押的囚犯都没有听到惨叫声吗?”。

“这儿毕竟不是监狱,拘押的都是尚未判刑的囚犯,赵家夫妇死时,地下拘押室中只是关押着他们二人,并无其他囚犯。”赵良缓缓摇头后,淡淡道:“而看守大门的守卫,亦是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那就对了。”木青冥眼中精光四射,点头道:“杀死他们的凶手,修行的绝非我汉人和中土的武功。我汉人的中土武功以技巧著称,讲究的是套路配合,单刀的招招式式都离不开劈砍刺撩,和抹拦截等刀式,而双刀则讲究两手用力均匀,刀式清楚,步点灵活而上下协调。而出招时叶里藏花,双蝶飞舞的姿态,就是套路的一个特点表现。就算是我锁龙人的招数,也离不开这些套路。不但要练身法,更要练脚法,刀式得配合着身法和脚法,方能发挥出借力打力的力道,出刀也才能游刃自如。”。

地下拘押室中只有他们三人,木青冥也就没有遮掩什么,顿了顿声,道:“你们再看这血迹,说明凶手两刀就杀了两人,还是将其都是斩首,死者就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就已魂断此地。可见杀手的刀法是凭速度和力量的硬功夫和异术,出刀行云流水,能在瞬间就使出了势如奔雷,力达千斤的两刀,轻而易举的就将两人头颅斩下。”。

语毕时,木青冥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嗯,如此看来这还真不是中土的功夫和异术。”也通晓一些武学异术的墨寒闻言,也觉得木青冥分析得有理,于是微微颌首间思索道:“似乎与苗刀的辗转连击,出手疾速凌历,身摧刀往便是势如破竹很是相似。”。

木青冥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同时梅香中尸蛊之事,再次跃入他的脑海。一个长生道中还有擅用苗家异术之人的设想,也在他脑海中随之浮现。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关键问题是,按赵良询问了看守的这二人,他们并未说谎,那凶手是怎么悄然进入一条路进出的地下拘押室的?

他沉吟间环视四周,按赵良所说牢门并没破开的痕迹;按理来说,异人有很多办法可从一个地方,瞬间闪现到另一个地方。比如锁龙人的土遁缩地符。

木青冥知道这类符篆或异术有个弱点,那闪现到一个地方后,会有五六息的时间无法发力。

而这一两息的时间,足以让牢中之人对忽然凭空出现之人惊呼起来;但死者并未惊呼很是反常。

木青冥惊疑下走到了有血迹的墙边,稍加思索后抬手敲敲打打了一番墙面,道道回声立即传来。

木青冥轻笑着,按在墙上的手猛然发力,墙壁随着“轰”的一声坍塌下来,一条漆黑的暗道在未定尘埃中显现出来。

这暗道是不是长生道所建造,又会通往何处?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