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药尊已经被气的脑袋嗡嗡作响,眼前都是黑的,气的发抖,完没有注意到相凰的变化。

要不是一把年纪了,相凰还在面前,圣药尊能气的跳脚。

怎么会这样!

他以为君九给的是假消息,糊弄世人的。圣药尊就等着抓住君九的错处,找君九的麻烦,结果大大出乎圣药尊的意料。

圣药尊也成功种植出异种神药了,因此他比那些没有经验的神药师更清楚,更直白,一眼就能看出苍九宗出品的册子和留影石里的信息,价值有多高!

可以这么说,只要有这个册子和留影石,神药师都能直接上手研究异种神药。

一开始当然没那么容易成功,君九的成功不可复制,他的成功也是积攒了千年的经验,和君九的点拨才成功的。但有正确的方法指引,尝试数十次,百次千次,总能成功!

大神药师成功的几率更高。

王者大神药师更不用说!

至尊大神药师如相凰这样的实力,不缺神灵土,没时间神诀也能拿别的代替,十次以内必定能成功。

君九做的这么绝,断送了圣药尊所有希望,他就算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也没用了。

现在册子和留影石不知道有多少人买了、看了,异种神药不再神秘,不再是秘密,也不再稀奇。人们越了解异种神药,接受度越高,圣药尊除了接受现实,什么都改变不了。

粉红色裙装清纯美女甜美写真

他不甘心!

君九将异种神药公之于众,那他还有什么价值?

等等……圣药尊终于想起了相凰,心底发寒,圣药尊吞了吞口水看向相凰。隔着蒙眼的灰布,圣药尊能感觉到相凰落在他身上的眼神很冷很冷。

圣药尊心虚的张张嘴:“至尊,我……”

“君宗主做的很好,本至尊开始喜欢她了,圣药尊还想对付她的话,去找别人吧。”相凰收回视线,抬手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圣药尊脸孔扭曲了,他忍不住张嘴:“君九不可能这么无私,她肯定还藏了一手,本尊可以帮至尊你得到更多更好的!”

“不必了。”相凰喝着茶,勾唇说道:“本至尊只是想知道异种神药如何种植,现在君宗主已经如了我的愿,本至尊很满意。得了好处,总得念及人情不是吗?”

圣药尊瞪大眼看着相凰,半响说不出话来。

相凰继续说道:“本至尊境界卡了许久,接下来本至尊要好好研究异种神药,你没事就退下,别来打扰本至尊的清静。”

“至尊!”圣药尊不甘心。

但在相凰抬头,隔着蒙眼灰布,视线再次落在他身上时,凉意刺骨。

圣药尊只能闭上嘴,压下不甘心,灰溜溜的退出了相凰的府邸。

回去的路上,圣药尊满心惶恐。

突然他的靠山不帮他了,圣药尊顿时没了底气,开始后怕担心君九和邪帝找他算账。圣药尊脸色变了又变,他最终决定下来,他得在圣尊联盟躲个百年。

只要他在圣尊联盟里闭关不出,君九和邪帝总不能杀上圣尊联盟吧?

君九和墨无越的确不可能为了他这点事,就杀上圣尊联盟,但也不用他们做什么。在苍九宗公开不做圣药尊的生意后,世人便知他们的关系水火不容。

后来聂雪晴的师门将药典大会上的事详细的传播出来,世人得知圣药尊的嘴脸,顿时厌恶不已。

圣尊联盟收到消息后也行动了。

因纪桑的关系,圣尊联盟一直都是和苍九宗交好,可不愿为了圣药尊一人得罪苍九宗。于是圣尊联盟的盟主亲自下令,剥夺了圣药尊在联盟的权势,只给他留了一个空名头。

圣药尊反抗过,但于事无补,挽回不了自己的地位,也挽救不了自己越来越难听的名声。

不出一个月,圣药尊就受不了的借口闭关,想躲避风头。

圣药尊在圣尊联盟疆域内的一座山脉中闭关,足够清静,能彻底甩掉外面的风言风语。但他万万没想到,闭关没两天,他闭关的那座山峰直接塌了!!

灰头土脸的圣药尊冲出废墟,狼狈不成样子。

站在废墟面前,看着崩塌的山脉,圣药尊神识探查一番,脸都绿了。

他察觉到了邪帝的气息!

不是邪帝亲临,和曾今君九使用碎龙鳞的威力很接近,是谁炸塌了山峰不言而喻。圣药尊又气又怒,偏偏还不敢寻仇,只能气的大叫。

怒火攻心,圣药尊气的哇哇吐血,最后眼白一翻硬生生气晕了过去。

另一边。

殷寒和冷渊肩并肩走出圣尊联盟的疆域,一路格外顺利。

大老远看到圣尊联盟弟子的身影,冷渊抬手还想打声招呼的,结果人家扭头就走,就跟没看到他们两个大活人一样。

想起他们来时也是这样,一路顺利毫无阻碍,冷渊也不傻。摸摸下巴冲殷寒眨眼笑道:“圣尊联盟还真是给面子,没人见过我们,圣药尊想报仇都没证据。”

“嗯。”殷寒点了点头。

冷渊又道:“可惜了,帝尊就给了咱们一片龙鳞,多给两片,多让圣药尊吃点苦头多好!”

“多给两片,圣药尊逼急了追杀,你跑得掉?”殷寒看着冷渊,幽蓝凉眸中闪过无奈。

冷渊摸摸下巴,有道理。

兔子逼急了还咬人,更别说圣药尊本身也有神帝境界的实力,他们俩可对付不了。再者,他们也不是专门来教训圣药尊的。

大战过后,冷渊和殷寒闭关突破了一级,便被墨无越放出来历练。

墨无越给他们龙鳞时,原话是:“历练时,若是路过圣尊联盟再用。”

路过,肯定是没那么巧。

但不影响冷渊和殷寒专门来“路过”,送出一份大礼后,他们这才计划去哪儿历练。

冷渊问殷寒,“殷寒,你想去哪儿?”

“出发前我收集了情报,最适合我们历练的是秘境。”殷寒说着,抬手从空间里取出一张他画的地图,上面标注一个个秘境的地址,还有秘境开启的时间。

秘境危险和机遇并存,他们急需提升实力,秘境是最好选择。

殷寒指了指地图上的一点,“先去这里。”

“行,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