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说起来反而是溯雪更像个管家的人。

柔月在琢磨谷梁泪,谷梁泪也在琢磨柔月。不像府里的其他女子,自打谷梁泪进了弃名楼,柔月见到自己的时候,虽说也有笑语嫣然,知书达理,不卑不亢,分寸拿捏的比那些教坊宗人府出身的女子还要让人挑不出毛病来,但总有一股淡淡的疏远,不知道是有忌讳还是戒心太重的缘故,总是让谷梁泪觉得有点离愁陌生的感觉。

谷梁泪不是没有猜测过柔月是不是对李落有非分之想,不管再怎么蕙质兰心,身为女子,总也免不了有时候要小气些,不过谷梁泪瞧了几次,柔月的确对李落敬重有加,若说私情,却又不像。直到后来殷莫淮让甘琦暗中跟踪柔月的行踪,叮嘱甘琦的事,就算是李落亲自嘱托,甘琦依旧还是会原封不动的告诉谷梁泪知晓,谷梁泪这才隐约知道了些,不过也就仅仅是知道了些的程度,李落未提,谷梁泪也懒的操心这些闲事。

“娘娘,你讨厌我么?”柔月突然问道。

谷梁泪没有随口应声,而是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

“那娘娘你喜欢我吗?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谷梁泪一怔,有些困惑的看了看柔月,细声说道:“如果喜欢和讨厌是在一根绳子上的两头,那么我对柔月姑娘应该是喜欢多一些。”

“多出来的一些是因为王爷吧。”

谷梁泪没有掩饰,笑着点了点头:“如果只是柔月姑娘,我谈不上喜欢还是讨厌的。”

柔月似乎放下了什么心事,微微吁了一口气:“如果我做了一件很对不起王爷的事,不亚于给他下毒或者是背后递刀,娘娘你会怎么办?”

谷梁泪抿了一口茶,不温不火,很冷静的回道:“不管你是给他下毒还是暗箭伤人,一旦做了就是他的对手,这样的事他一向不会手下留情的,不说一定要杀人,但肯定不会再虚与委蛇。如果你真的做了什么,今夜府里还留了你的饭菜,不管他是不是很生气,至少他没打算把你当成敌人的。他就是个小孩子,生气了,你当然要哄着点了,抢了他的糖葫芦,还不许他冲你厉害厉害么。”

柔月一愣,苦笑道:“我抢了他的可不是一串糖葫芦。”

灯火阑珊下美女在漫步

“咦?你能告诉我么?”

柔月深吸了一口气,将早前沉香河畔与李落一番交谈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谷梁泪,说完之后凄然一笑,神色不见凄凉,只是多了些悲哀,似乎在嘲讽自己的厚颜无耻。

谷梁泪在听到柔月怀上万隆帝的骨肉之后吃了一惊,怎么说那位谷梁泪只见过一两次面的当朝天子也是自己长辈,虽说有些话不能说,但心里念叨几句也是无妨,好一个为老不尊的老色鬼,柔月也当真舍得委身与他,想想便叫谷梁泪毛骨悚然。

柔月见谷梁泪怔怔出神,自嘲一笑道:“娘娘是不是觉得我很脏,污了弃名楼里的花花草草……”

“当今天子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几乎是虚不受补的境地,你竟然还能从他身上榨出精血,这真的很厉害啊。”

柔月一愣,俏脸涨红,有些羞恼道:“娘娘,你……”

谷梁泪歉然道:“是我胡说八道的,你别往心里去。”

柔月心中有气,赌气道:“娘娘若是想学,我教你。”

谷梁泪抬眼瞧了瞧柔月,柔月面无惧色,心生凄然,纵是不喜欢我,也用不着这般羞辱,大不了出了这扇门,把这条命留给李落好了。

柔月心如寒冰,正欲起身告辞,就听谷梁泪细弱之中用带着羞赧轻颤的语调低低问道:“难学么?”

柔月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谷梁泪,此际轮到她羞红了耳根,感情这位神秘莫测的大甘王妃并不是在取笑自己,而是当真觉得自己很厉害。

柔月咽了一口唾沫,喃喃说道:“不难……吧?”

谷梁泪细弱蚊吟的嗯了一声,三分腼腆,七分羞涩,没来由的让柔月这样天姿国色的丽人也忍不住心如撞鹿,好端端跟着害起臊来。

过了数息,谷梁泪才缓缓醒过神来,恢复了那般风雅含蓄、游刃有余的模样,轻轻一笑道:“娘娘要是不嫌弃,我教你呀。”

谷梁泪眨了眨眼,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房门处,难为情的点了点头。柔月忍俊不禁,说不得这位大甘九殿下和这位诰命的王妃还是一对相敬如宾的鸳鸯呢。想着想着,柔月百感交集,同样身为女子,境遇却大有不同,有人身边不管丑陋好看,都有良人相伴,有人国色天香,却只能红颜祸水,落个惨淡收场,有人生而嫁入鼎食之家,锦衣玉食,有人明珠蒙尘,只能为一日三餐奔波劳累,早早散了眉,枯了发,黄了皮囊。或许这就是命数,比起那些一辈子没穿过绫罗绸缎的市井妇人,柔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过得好,还是过得不好,但有一处,她们犯不下这样的错。

“可惜我教不了娘娘几天了。”柔月强提精神,和颜回道。

“不急的。”谷梁泪轻轻一笑,看了柔月一眼,直透人心,柔月心中莫名一颤,这双眸子,竟然比李落的一双眼睛还要让人难以直视,“他生你的气,是因为他在乎你,如果换一个他不在乎的人,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谷梁泪坦坦荡荡,若说没有半点醋意倒显得假了,只是这样的气度用上风流二字恰如其分。柔月一滞,凝声不语,谷梁泪接道:“他虽非枭雄,但说到杀伐决断,纵是枭雄之辈也未必能与他相较,如果他不生气,这沉香河多半再添一缕新魂,又何必多费弃名楼一碗饭呢。”

“娘娘……”

“你告诉他这件事,而不是偷偷一走了之,更或者被人奇货可居,用以要挟他,那是你还相信他,正因为你还相信他,所以他不曾放弃你,有因便有果,只说当下,不谈以前。